淘宝代运营外卖小哥的夜生活|脱下工服也卸下包袱
2019-10-29
天猫代运营公司排名.jpg

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外卖小哥会下班吗?

在我眼里,外卖小哥们仿佛从不休息。从早到晚,走街串巷,穿着一样的工作服,似乎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性格。

晚11点,褪去繁闹喧嚣。城市渐渐显露出自己孤独的另一面。那么,在这个城市里,白天忙碌勤恳,像陀螺一样连轴转的外卖骑手们,是否也有属于自己的另一面呢?

近日,天下网商记者跟随了杭州一名外卖小哥,记录了他褪去工服后的,下班生活。

脱下那套外卖服 仿佛卸下了疲于奔命的发条

晚上九点半,陈浪涛送完了*后一单外卖以后点了下班的按键,浑身轻松地走向自己的电瓶车。往回走的路上陈浪涛嘴角忍不住上扬,因为今天是他和兄弟半个月一次的聚会时间。

陈浪涛,今年37岁,来杭州做外卖骑手已有五年。五年里,这个四川汉子直爽的性格让他交了不少朋友,同事们都爱喊他一声浪哥。这会,陈浪涛的手机开始叮咚响个不停,群里,兄弟们纷纷呼喊“浪哥,到哪儿啦你,等你啦。”

约定好时间,陈浪涛脱下平时的工作服,整齐叠好放到车后座箱子里,再穿上自己的外套。

这是他给自己的仪式感。脱下那套外卖服,仿佛卸下了疲于奔命的发条。这样的他,可以在城市的一个餐馆里安稳地坐着,不被手机里的任何消息打扰。

外卖骑手很少有人愿意花钱出来吃饭

因为平时大家工作都太忙,一月一次的兄弟聚会,就显得特别珍贵。

结束一天的订单,待大伙碰头吃上饭已经快十点了。早就饿坏了的他们见到面以后并没有太多寒暄,一人点了一小份黄焖鸡外加两碗饭便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。

至于为什么点小份,陈浪涛说,这里的小份的便宜,只要17块,汤还可以拌饭吃得实惠又美味。

其实,大家心照不宣。外卖送餐虽然赚得不少,但大多数骑手工资一到账就转给了老家的父母妻儿,只留小部分用于日常生活。不铺张浪费,成了他们的习惯。所以为了省钱,外卖骑手很少有人愿意花钱出来吃饭。

一顿饭饱,三个人心满意足,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天来。陈浪涛问身边的同事:“*近那个小子还是没日没夜的跑单吗?前两天路边看见他都没空搭理我。”

同事说:“是啊,家里欠了那么多钱,21岁一个人就要全扛起来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他们口中的小子是之前团队里的骑手,本来他和浪哥他们是一个小团体,家里出事后,对方忙着赚钱还债,小团体的聚会也来的越发少了。

浪哥偶尔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他的消息,但也不会过多询问。“都是男人,要面子的,我相信他能挺住!”

刚来杭州,都没那么多高楼

吃完晚饭,一起吃饭的小秦因为白天送餐的时候车撞了所以就先回家修车,陈浪涛和同事吴志远来到钱塘江边。

他们两个人认识三年了,陈浪涛告诉记者,这一人三听啤酒再加上几包零食已经是他们两个人的标配了。

选择钱塘江边一是因为江边的这个公园风景好,二是江边有做直播的人——他们俩兄弟有时候借着酒劲在别人直播时唱歌,露个脸熟,圆自己的歌星梦。

两人站在江边,看着江对面的灯光忍不住感慨起来。“那时候刚来杭州,这都没那么多高楼,晚上江对岸都没啥灯光。”陈浪涛说。“不知不觉自己来杭州那么久,也没机会好好的逛一天玩一天。”

“妈,你看看,杭州的夜景有多漂亮!我现在和同事在江边喝个酒,这小日子过得有多舒服!”陈浪涛拍下了小视频发给自己母亲后抹了把眼泪说,“对我家里人就一直报喜不报忧,能让他们不担心我就好。”

吴志远拍了拍他的肩膀,告诉他不止陈浪涛,还有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都是这样做的。

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

看着江中央开过一辆货船,陈浪涛忍不住骂了一句,把在边上的吴志远给吓了一跳。一问才知道,前两天陈浪涛接到一个在江边钓鱼人下的单,送过去的时候也没说具体地址也不告诉标志物,*可气的是定位还在江中间。为了送到他手上陈浪涛都找了快20分钟,*后因为超时还被扣了钱。现在回想起来,陈浪涛也是一肚子的火。

夜晚,总是让他们敢说出一些之前不敢说的话。

把酒喝完,他们一人点了一根烟,陈浪涛和吴志远又互相聊起了自己遇到的奇葩客户。有故意找茬的、有对客户态度恶劣的、也有一看见骑手拿到餐就开始催单的……太多工作上郁闷的事情,都只能靠自己去排解。

当然,更多的是感动。恶劣天气,不少客人会特意叮嘱,“请外卖小哥小心一点,不要着急。”收到外卖后,大多数人也会回以笑脸和一声真诚的感谢。

深夜12点,陈浪涛拎着没吃完的零食就匆匆回家了。路灯下的身影越来越长,在这短暂的轻松过后,对于陈浪涛来说,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。
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西港发展中心5幢5楼
电话:
17756327329
邮箱:421020049@qq.com
友情链接LINKS
分享到: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7756327329
您是第 3058 位访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