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猫代运营-三位美女企业家的抗疫之路:把危机变成转机
发布时间:2020-03-10
天猫代运营

天猫代运营

陀螺般转了一年之后,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原本希望在春节期间好好陪陪家人。但事实上,因为新冠肺炎,她的每分钟都被塞得过于饱满。

2月9日,屠红燕接到了一个来自浙江省经信厅的电话。

通话过程言简意赅:疫情来了,口罩紧缺,生产丝绸的万事利能不能“兼职”生产口罩?

屠红燕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

同月,云南民营教育“一姐”杨红卫也忙着抗击疫情。

她所创办的云南翰文教育投资集团下辖云南经济管理学院、云南医药健康职业学院和云南理工职业学院三所高等学校。

疫情之下,停课不停学。于是,在线课程开始了。

多样屋董事长潘淑真的境遇更为棘手一些。

一个月前,她去了东京,又到了台北。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陷入熄火的危险后,她通过钉钉隔空管理,紧急部署线上销售,积极展开自救。

一位是浙商二代,一位是从云南山里走出来的民营教育领军者,一位是来自台湾、扎根大陆的家居品牌创始人。

2020年,大疫当前,她们都没有后退,而是选择向前一步。

命运的轨迹

潘淑真创办的多样屋主营生活用品,被称为“中国的宜家”。

命运的确是未知因素的交叉体。如果潘淑真没有嫁给王德民,如果王德民没有到大陆开拓业务,或许多样屋都不会诞生。

1991年,王德民来到上海,筹建太平洋百货。此时,潘淑真已在台湾小有名气。她是台湾第一届选美大赛的季军;她从日本留学归来,精通多国语言;她在五**酒店担任行销总监,如鱼得水。

从事观光旅游业时期的潘淑真

但她还是不喜欢别离。

六年后,她找到了来大陆工作的机会,不料却离丈夫更远了。

“当时是要帮沃尔玛做市场调研和供应链整合,没想到是深圳的沃尔玛,离上海的距离比台湾还远。”潘淑真说。

尽管如此,潘淑真还是接下了工作。辗转沃尔玛、麦德龙、家乐福等外资商超后,她发现他们追求的是“天天低价”。热爱生活的她,认为产品在设计和品质上还有提升空间,老百姓需要好物。

1998年,她辞职去往上海,和丈夫团圆的同时,创办了多样屋。

命运有时候也没那么偶然。

走出丽江小镇,杨红卫用了三步。

她先是以全县中考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中专学校,毕业后回到永胜县当起了乡村女教师。但她不甘心:为什么不试试考大学?

人们按部就班地工作着,生活着,她却在工作之余挑灯夜学。

一年后,她参加成人高考,一击即中,考入云南师范大学历史系。

左三为杨红卫,摄于1975年

杨红卫这么理解自己的坚韧:出身军人家庭——父亲“军事化管理”,要求极为严格,杨家六个兄弟姊妹从小就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;生在丽江小镇——父亲从部队转业后,到永胜县仁和镇当粮管所所长。她在那里出生,也在那里成长,对外界充满向往。

看,一切都有迹可循。

1992年,杨红卫大学毕业,与大学老师孙澄结婚。那一年,她调入云南师范大学工作,并开始创办高等教学辅导站。

1997年,她已经累积了两三百万资金,为让“所有想上学的孩子能上学”,转而创办职业学校。

与前两位不同,屠红燕并非从零开始。

从母亲沈爱琴创办“杭州笕桥绸厂”那一刻起,屠红燕身上就存在了接班人的可能。

那是1975年,屠红燕刚满四岁。

万事利前身杭州笕桥绸厂

自那以后,她常常见不到母亲,印象*深的是上初中时,每天中午走到两公里外的绸厂食堂排队吃饭。

这时,笕桥绸厂已经从一家拥有22名工人、几台旧机器的的小厂,发展成了将丝绸卖到北京王府井,涉足驾校、制造、医药、房地产等诸多领域的大集团,能人沈爱琴成了全国人大代表。

2011年,屠红燕接班。

她也成了一名母亲,她也像当年的母亲一样,忙得不见人影。

从“女人”到“女汉子”

严格来说,屠红燕接过的公司不如外界想象的那样强大。

靠着多元化,万事利避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。但四年后,多元化已使万事利不堪重负,仿如一个体形肥大、亮起健康红灯的巨人,暗藏倾塌的风险。

屠红燕的第一要务是“瘦身”。

屠红燕

说来轻巧,实行不易:精减哪些业务?精减业务意味着裁撤人员,裁撤哪些人员?

改革还没开始,屠红燕就遇到了反对声音。

但她下定了决心,*终“砍掉”八家下属企业,集中精力做好丝绸主业,打造高端品牌。她去国外参加时装周,感受*前沿的时尚;她和高校合作,探究*先进的技术。

2016年,G20大会在杭州召开。万事利脱颖而出,成为大会品牌供应商。

G20之后,多国领导人爱上了万事利丝巾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在多个重要活动中佩戴。

和屠红燕一样,杨红卫也有着一张极尽温柔的面庞和一颗刚毅的内心。

1997年“下海”,她租用农民土地,建起多间校舍。

2004年民办教育获得国家大力扶持,符合国家标准的办学条件——自有土地150亩以上,学生5000人以上——可以申报高等职业教育机构,可以颁发毕业证书。

杨红卫

尽管距离标准线很遥远,但杨红卫还是想踮起脚尖试试。

她辗转各地借钱,在酒桌上谈判,喝进过医院。

筹得资金后,她买土地,建高楼,招募优秀教师,下乡招生时还翻车折了腿。这些经历没有难倒她,*终换来了翰文教育的高速发展。

杨红卫忙着办学的时候,潘淑真正坐着大巴,天南海北地找供应商。

她设想的多样屋里,有一切高品质的居家用品:被单拖鞋、茶杯餐具、梳子浴帽……

此前为外商服务的一年里,她已经熟知了各大供应商,掌握了世界名品背后的ODM和OEM工厂。她要做的,是让这些工厂为自己供货。

这几乎是整场创业中*难的部分。

工厂们为海外企业供货,量大利润厚。相较之下,潘淑真的单子并不起眼。

潘淑真

但潘淑真够倔强。每个月拜访五六十家厂商,一次谈不下来就谈三次,三次谈不下来就谈六次,硬生生谈下了多个供应商。

1998年9月,上海太平洋百货的角落边,第一家多样屋门店开张。18天里,这家小小的门店创造了23万元的销售业绩。

潘淑真爱和供应商一起研究产品。她曾和技术人员花了一年半的时间,研制出了没有裂痕的白半瓷。

因为产品好看好用,多样屋遍地开花。

伴随电商的发展,潘淑真缩小了实体战场。2014年,多样屋进驻天猫,线上线下共同发力。

危机怎么变转机?

2020年伊始,新冠肺炎突袭,如一块巨大的幕布遮住了原本绚丽多彩的世界,一切瞬时停摆。

杨红卫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事实上也是。

2020年1月,杨红卫荣获“十大风云滇商人物奖”。领奖时,主办方向她推荐了钉钉,她一直想提升校园信息化,于是立即对接。

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安宁校区

春节前,学校的钉钉平台顺利完成部署。疫情发生后,教师、学生、家长全部纳入钉钉平台,实现在线上课、在线办公。

喜欢刷新自己的潘淑真,则在这一个月里“重启”了自己和公司。

每天早上八点,各部主管通过视频会议准时见面。

线下门店不能开,那就线上;线上开店不够,那就淘宝直播;原有的直播间不够吸引人,那就在台北播,带消费者看部分产品的溯源。

她常说,要“定心”—— “信心”的“心”,“心灵”的“心”。在她看来,“新零售”也是“心灵售”,用心才能做好。

“我们一直想数字化,之前也准备了很久,疫情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转型。”潘淑真将这次磨难视为一次机遇,视为多样屋新里程的开始。

这与屠红燕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在复工过程中,万事利的数字化得到极大提升。

公司每一位员工都上了健康码,红绿信息实时更新,公司安全都在线上。

转产口罩后,屠红燕成了公司头号采购员,负责寻找货源紧张的口罩原材料:熔喷布。

万事利口罩生产车间

在她的理解中,生产口罩既是“急政府所急,急社会所急”,也是“救了公司一命”——至少还在运转。

事实上,她也看好口罩行业的未来。这几天,万事利准备新上几条口罩自动化生产线,一边扩大产能,一边谋划疫情过后打造新品“丝绸口罩”。

女企业家,难吗?

尽管“男女平等”倡导多年,但性别本身的差异,总会让女企业家们被问及:如何平衡家庭与工作?

在这一方面,屠红燕要做的努力天然比别人少一些。

丈夫李建华是万事利的总裁,也是丝绸文化的研究者。两人常年一同上班,一同下班。在屠红燕倡导走精品路线时,李建华登上了百家讲坛,讲述丝绸文化。

对屠红燕来说,工作和家庭近乎合二为一。

对更多人来说,这是一件需要选择的事情。

杨红卫坦言,自己牺牲了对家人的陪伴,但幸而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。

潘淑真则把多样屋当成自己的孩子,细心呵护。去年,她把自己的昵称“邻家淑真姐”改成了“多样屋妈妈”,希望带着“孩子”一起奔跑。

丈夫王德民偶尔会在“孩子”的成长上给出自己的意见。比如,*初的产品组合展示和搭配销售策略,就是他建议的。

女企业家常被问及的第二个问题是:女性创业有什么不同?

多年经历,让她们可以坦然谈之。

三位企业家共同提及的一点是,女人像水,也柔也刚。刚柔并济,顺势而为,“从比例上说创业的女性不多,但让公司活得长久的倒是不少”。

下一个十年,她们自信公司还在。

网店托管

www.vptor.cn
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西港发展中心5幢5楼
服务热线:18157168787
邮箱:798707152@qq.com
联合创始人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81571687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