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阿里工作13年,“财富自由”后做了个出人意料的决定
2020-07-15
1eec3ac13899b9e45e369d80fc46021.jpg

7月的西安,燥热异常;凌晨一点的烧烤摊,啤酒、划拳、吹牛皮。

“来,希望我们明天一路顺利,不对,是今天了。”啤酒杯相互碰撞,随后被4人一饮而尽。

说话的男人微胖、白发隐现,依然声音洪亮、搅动着现场气氛。**大的男人依然少有表情,最年轻的男人因为不胜酒力已经涨红了脸,唯一的女人精致的脸上有了倦意。

四人中,两位是甘肃礼县人,一位是礼县挂职副县长,说话的那一位则来自阿里。

他叫尹贻盼,花名盼帅,阿里巴巴高级社会责任专家,也就是阿里P8。收入多少不详,只知道在阿里待了13年多,买了三四套房,换过三四辆车,还有一个12岁的儿子。

在旁人看来,尹贻盼已经“财富自由”走上人生**,但13个月前,这个阿里小二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:告别济南的妻儿,坐两小时高铁、一趟飞机和两小时汽车,只身前往甘肃礼县,一个超50万人口的***贫困县。后来,就有了开头出差4人组的故事。

在去礼县之前,马云对尹贻盼说,“你去的地方条件**,礼县有电商基础”。到了礼县之后,他发现,自己可能被老板“坑”了。

“但是,不难要你干嘛!”尹贻盼心中暗自较劲。

传说中的“中供铁军”

2007年1月,浙江杭州。

尹贻盼正听着台上的马云给大家介绍“中国供应商”。他还在懊恼,自己刚刚在楼道没有认出这位爱穿黄毛衣+白裤子的老板,不过,眼前人字字珠玑的演讲,很快让他感受到一种血液的膨胀。

那天,尹贻盼成了阿里巴巴“中国供应商”的正式员工,也是第一次听到了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这句愿景。

在很多年里,“中供铁军”始终贴着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“最牛销售战队”的标签,但对于当时才24岁的尹贻盼来讲,确实还没有“改变世界”的梦想。

他新婚不久、妻子身怀六甲,最开始想进阿里纯粹是因为自己的法律专业不赚钱,他需要换份工作给孩子赚奶粉钱。“我姐的同学在阿里,说干了三四年,一个月能拿几万块钱了。”

2005年底,尹贻盼第一次去阿里面试,面试官一看简历,互联网从业经历为0,便回复“你没有经验,明年再来吧”。尹贻盼自然不甘心,找了家互联网公司干满一年,2006年底,他又一次坐在这位面试官的面前,“行,那你来吧,先干个小助手。”

我问他小助手算P几,他说,客户经理是P4,小助手可能是P1吧。

尹贻盼(左一)

互联网行业的收入并没有尹贻盼期望得那么高,底薪1500块,业务提成1%。对于销售新兵来说,打开局面并不容易,尹贻盼虽不是个内向的人,但放下面子出去跑业务、拉客户,对他来说并不容易。

尹贻盼最早做的是山东地区的销售,办公地点在济南。那时,杭州已经有了阿里巴巴总部办公大楼,但在济南,办公室依然是隐藏在居民楼里的三室一厅:客厅是办公的地方,三个卧室,一个主管办公室,一个男生宿舍,一个女生宿舍。

“早上8点背着硬皮书包上门找客户,晚上回来复盘、规划第二天的工作,每个月最后一天一起撮一顿,第二天打着鸡血开始新一个月的任务。”

猛干14个月后,也就是2008年4月。那个月,可能是尹贻盼当爹以后的又一个高光时刻,头一回月薪超过了5万。

此后的11年,他从小助手慢慢干到北方大区副总,负责五省两市,工作地点辗转济南、济宁、泰安、青岛、保定、石家庄等地,买了三四套房,还换了三四辆车。

马云曾说过,自己最喜欢当年的“中供铁军”团体,那是最有阿里味的一个团队。提到“中供铁军”四个字,尹贻盼脸上会不由地生出一种自信的表情,他说,“中供铁军”像他的母校一样,他的价值观,对商业和团队的理解,面对困难时的韧性,皆由它锤炼而来,“怀念那些被拒绝、被狗咬,擦干眼泪继续走的日子。”

“你终于来了”

2019年6月,甘肃礼县县政府。

尹贻盼一早就从济南的家中出发,先坐高铁去了北京,又买了北京去甘肃成县的航班,最后坐了两小时汽车抵达礼县。

去之前尹贻盼有些不安,这几年一直在华北、东北一带跑业务,甘肃还没去过,听说风沙很大、缺水,妻子甚至问是不是该定期给他网购矿泉水寄过去。到了之后,好家伙,这地方山清水秀,哪像大西北,分明是世外桃源。来迎接他的,是一位在礼县挂职的副县长刘建勇,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便是“你终于来了”。说不清啥原因,反正两人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大概一个月前,尹贻盼偶然得知阿里要派几位员工,以特派员的身份去贫困县做帮扶。他觉得这是个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,12年的阿里生涯,曾让他攻克了最难啃的客户,如今阿里经济体不断壮大,正是他以老阿里人身份帮助更多人的时候。

报名前,尹贻盼回了趟家。自己虽内心有着强烈的向往,但入阿里之后,他每周回家一次、对妻儿心中有愧,如果这次去扶贫,回家的次数可能会是一个月一次。然而,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妻子的时候,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一场冷战,没想到老婆孩子一齐拥过来:“啥时候带我们过去耍耍。”

在“中供铁军”之后,2018年,尹贻盼被调去了北京的数据部门,负责团队建设和文化建设。这两段经历让他在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,他成了4位**的脱贫特派员之一。

出发之前,马云对尹贻盼说,你去的地方条件**,礼县有电商基础。直到来了礼县,跑了几个乡镇,他才发现自己可能被老板“坑”了,也明白了刘建勇见面时那句话的意思:礼县每年苹果产量7亿斤,但经常被贱卖。

尹贻盼给礼县商家做电商培训

尹贻盼决定搞一场电商培训,结果得知县里培训要给来参加的人每人补贴一百块钱,培训要开展就得先准备钱。尹贻盼无奈又好笑,13年前自己进阿里时的“百阿”培训,很多人就是被“三周培训包吃包住还有700块钱”吸引而来的,但最终大部分人都被公司的价值观吸引选择留了下来。

尹贻盼跑了十几个县里卖苹果的商家,最终,培训班好不容易凑了80多个人。一个月后,礼县苹果大丰收,传统收购商大规模压价,甚至要跌破一块钱一斤,一旦低于8毛钱一斤,意味着礼县果农今年全白干了。

2019年9月17日,尹贻盼带着当地果农做了一场直播,卖掉十几万斤苹果、两吨黄芪。“这一下卖完以后,让礼县所有商家彻底沸腾了,发现直播电商真的很有价值,培训班从此座无虚席。”

尹贻盼组织直播帮礼县果农卖苹果

礼县网红

2019年8月,礼县永兴镇龙槐村。

36岁的尹贻盼和57岁的张加成蹲坐在一棵苹果树下,张加成点上兰州牌香烟猛吸一口,估计是没掌握好力道突然咳嗽起来。尹贻盼拍拍张加成的背,又抬头看了眼即将成熟采摘的苹果,说“叔,这果园真漂亮。”

张加成(左)和尹贻盼(右)

张加成如今在礼县名气不小,有9亩果园,礼县直播中年龄最大的苹果商家,大家习惯叫他张大爷。他做淘宝直播的事迹一度上了央视。

张加成和尹贻盼第一次相识,就是在那次艰辛组织的电商培训班上。张加成是埋头苦干于黄土地上的人,台上上课的尹贻盼却不是,习惯了开电话会议、定KPI、谈梦想,似乎两人之前天然没有交集。然而下课之后,张加成找到尹贻盼,“你讲得很好,我想直播试试”。

开通了直播之后,张加成每天风雨无阻出现在镜头前,他把果树修剪成统一的漂亮形状,留下的苹果排得整整齐齐,成熟时红艳艳一片像极了美味的冰糖葫芦。

去年靠直播卖苹果,张加成赚了十几万,还给儿子买辆了车。

有一天,他打电话埋怨尹贻盼,自己账号怎么被封了,原来是张加成直播时没忍住抽了口烟。双方互相抱怨一通后又和好如初。

在很多礼县人看来,尹贻盼和张加成依然是特立独行的那两个,不过,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因他们而变得不同。

姜亚丽个人直播号的粉丝数快到一万了。她本是礼县当地4家幼儿园的园长,兴许是当初帮着刚来的尹贻盼找房子、买东西的缘故,更早受到了小老弟碎碎念的影响。

她相继办了合作社、开了淘宝店,还破天荒地在礼县开了直播机构“西马文化”,给礼县的商家免费提供直播场地,自己则成了礼县农产品直播的网红主播。当我问她“累不累时”,她同样回了我那句阿里土话:“不累,要你干嘛!”

姜亚丽做直播

一个月前,尹贻盼和姜亚丽一起拜访了固城乡的一个贫困户——残障人士贾仁平。

因为没有收入来源,尹贻盼建议贾仁平先开通个人直播号培养些粉丝,再试着带货,姜亚丽则给贾仁平配备了用于直播的手机和支架。

现在,贾仁平已经有了近千粉丝,他每天在镜头前聊着自己的生活和故事,期待着有一天能自食其力。

未做完的梦

2020年7月,西安。

7月10日下午,当我抵达天水机场时,接到尹贻盼的电话,他告诉我自己将和小伙伴们去一趟江西赣州。那天夜里,我跟着他们坐高铁去了西安,这才看到了4人午夜烧烤摊碰杯畅聊的画面。

“一个月前我们去静宁考察的时候,看到这个机器就决定要给礼县买几台。”

“礼县苹果曾经卖到过10块钱一斤,现在1块多,试想多卖1块钱一斤,全县果农就能增收7亿元。”

“明天你就负责问机器性能,你俩负责砍价。”

4个人分别是,副县长刘建勇、直播机构负责人姜亚丽、苹果商家赵映和阿里小二尹贻盼。

凌晨决定去江西赣州购买苹果检测机器的“4人小分队”,左一为尹贻盼

前一天的凌晨,他们做出决定去赣州购买苹果检测仪,这台机器可以检测苹果的甜度、成熟度、是否有黑心等指标,不是新鲜事物,但它可以让一部分礼县苹果走出低价困境,走向品牌化、标准化、高溢价。

因为距离礼县苹果采摘上市只剩两个月的时间,而这套设备选址安装到投入使用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,他们不得不争分夺秒。

做出决定的那个凌晨,尹贻盼在曾经的“中供铁军”群里发了一条信息,他说,自己又要和新战友出征了。

尹贻盼真的得抓紧时间了。

在过去的13个月里,尹贻盼使出浑身解数让阿里经济体的资源在贫困县礼县发挥所长。他找到阿里公益和“爱德基金会”,帮助礼县申请到50个卫生室的名额;他对接马云乡村教师项目,想办法提高礼县乡村学校的师资力量;他在阿里内网发求助信,叫来1688、淘宝、菜鸟物流等来帮助礼县果农卖苹果。

在他礼县的办公桌上,放着保温杯和黑枸杞,唯一和阿里相关的是桌上一本印着“阿里家书”的台历。原本,他被特派来礼县的扶贫时间是一年,这本台历计划中会停留在2020年的6月12日。但如今,它继续着自己的使命——礼县人都希望他能再留一年。

尹贻盼的办公室,唯一和阿里相关的是桌上一本印着“阿里家书”的台历

“时间真的不够用,还有好多事情要做。接下来会重点推进产业经济和乡村教育两块,不仅要让礼县人口袋里有钱哩,还得让娃娃们的教育跟上。”

不知不觉,尹贻盼的说话习惯中已经有了西北口音,这里没有星巴克和牛排,但有酒、有面、有撒满孜然的羊肉串,有西北人的不屈和坚韧。

这是个还没有做完的梦。

司马光曾在《资治通鉴》中发出过“天下富庶,无出陇右”的赞叹,这也是尹贻盼如今的梦想。刚来礼县的第一周,尹贻盼儿子的班主任打来电话:听说你代表阿里去甘肃脱贫了,你儿子说,你是他的骄傲。

我离开的那天,礼县下了一场大雨。当地人告诉我,果园已经经历了一个月的干旱,真是场及时雨。

天猫代运营

www.vptor.cn
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西港发展中心5幢5楼
电话:
17756327329
邮箱:421020049@qq.com
友情链接LINKS
分享到: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7756327329
您是第 3080 位访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