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间装尸袋病床都不够,美国医生说噩梦才刚刚开始
发布时间:2020-07-18
前台.jpg

“现在是凌晨4点30分,我小心摘下口罩,走出急诊室小憩。沿着坡道走进凉爽的夜,街道十分安静,只有停在垃圾箱之间的冷藏卡车嗡嗡作响。每一场灾难都有象征性符号,对于新冠疫情来说,符号可能就是冷藏卡车。这是我们的停尸房,停着我们无法拯救的病人。”

这段文字,摘自今年4月12日的华盛顿邮报,作者名叫杰里米·罗斯,是纽约曼哈顿的一名急诊室医生。

罗斯奋战在纽约大流行的一线,亲眼目睹了新冠疫情的可怕后果,他非常担心政治分裂影响抗疫,呼吁美国人团结一致,否则永远无法扑灭疫情大火。

“分裂会威胁到所有美国人,对于在前线冒着生命危险的我们来说尤为致命。如果我们继续支离破碎,如果我们的反应仍然存在分歧,那么,我们,我们的亲人、朋友、邻居,还有陌生人,将会遭受冷藏卡车中的人一样的命运。”

3月31日,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医院外,医务人员将尸体抬进冷藏卡车

4月12日,美国确诊病例555313例,死亡22105例。

7月17日,美国确诊病例3576221例,死亡138358例。

罗斯的担心正在一一得到应验,亚利桑那州和得克萨斯州正忙着采购冷藏卡车。美国疾控中心(CDC)根据血清学数据判断,美国人口的5%至8%(约2600万人),都已经感染了冠状病毒。‍

美国多州采购冷藏卡车

6月倒数第二天,亚利桑那州州长道格·杜西下令执行新一轮封锁令:没有酒吧,没有健身房,没有超过50人的聚会。

在亚利桑那州,已经统计到134000多例病例和2492例死亡,新冠患者占据了90%的床位。

亚利桑那州的新冠患者占据了90%的床位

周四,亚利桑那州停尸房存放率已达63%。在马里科帕县,许多殡仪馆已装不下更多尸体。

从周二开始,亚利桑那州各县医院及紧急事务管理协会,已经着手采购停放死者的冷藏卡车。

得克萨斯州也一样,伊达尔戈县将采购到的冷藏卡车,分享给了附近的卡梅隆县。

圣安东尼奥地区的医疗官员说:“医院没有地方了,殡仪馆也没有地方了。”

和亚利桑那州一样,得克萨斯州的新冠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也在激增。仅周三当天,该州就报告了10791例新病例,总病例数超过28.2万例,死亡人数超过3400人。

消防员把病人送到医院后,进行自我消毒

5月初,得克萨斯州的新冠住院患者只有1800人,而今已超过10000人。

得克萨斯州其他几个地区也已订购或正在寻找冷藏卡车。

目前,亚利桑那州以24.7%的检测阳性率排在美国首位,佛罗里达州为18.7%,得克萨斯州为17%。

佛罗里达州可能也需要冷藏卡车。

*近几天,佛州不断创下各种新高,7月12日一年就新增15300例新病例,累计死亡人数超过4600人。根据美国医疗保健管理局数据,该州大约50家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已耗尽。

医院外临时搭建的新冠患者收治室

疲惫不堪的医护人员

今年春天,美国的医务工作者被视作国家英雄,各地群众都为英雄组织了游行,在菲尼克斯和全美各地,美军甚至出动了战斗机,向一线医护致敬。

5月1日,亚利桑那州空中飞过喷气式飞机,致敬一线战斗的医护

这是一场战争,美国正与致命的敌人作战。

可是到了现在,这支军队被漫长的战疫拖得精力憔悴,还要为自己的家人担心受怕。

周二一早,菲尼克斯的ICU护士布列塔尼·希林已经开始值班,她负责看护22名病人,多在20到45岁之间。

一个班12个小时,希林过去通常7点出门,但现在6点半就到岗,人手不足,她一直加班,ICU床位也很吃紧,很多病人在急诊科等待ICU床位开放。

在医院战斗了一天后的布列塔尼·希林

“我们已经这样连续战斗了三个多月。”希林说。“我和我的同事都很累,心情也很沉重,并因此愈加疲惫不堪。”

加州贝克斯菲尔德的护士布里格斯也说,*近一周,她轮了五个12小时的班,几乎没有休息。

调整新冠患者的医疗设备

30年职业生涯,布里格斯可以忍受高强度工作量,但当她发现ICU的病人,特别是那些只有20出头的年轻人,在逐步经历了肾脏、肝脏、心脏衰竭之后,没能活着离开ICU时,精神状态几经崩溃。

新冠患者转移到另一张床后,原本的床上放着“请勿触摸,已被污染!”的标语

她说,自3月以来,医院内部的恐惧和恐慌已经平息,但是厌倦感剧增。

“我们是家庭和患者之间的唯一联系,我们正在努力为双方提供情感支持。但是,谁在给我们所需要的情感支持?”布里格斯说。

换上新的防护服的曼迪普·拉伊博士

曼迪普·拉伊博士走进马里科帕县箭头医院的病房,作为从业20年的传染病专家,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疫情。

“这份工作给我的感情带来了****的挑战,这令人疲惫,心碎。”拉伊一直试图保持镇定,直到失去了一名同事,“这对我打击很大。”

拉伊不太担心自己的健康,但她担心家人会感染病毒,她与丈夫和87岁的婆婆住在一起。

在弗拉格斯塔夫医疗中心,护工玛丽亚·琼斯一家五口全部感染了新冠,她和母亲、哥哥都在这家医院工作,回到家中又感染了两个姐妹。

自私民众令医护人员沮丧

冒着感染自己和家人的风险,不分昼夜奋战三个多月,却没有迎来疫情的转折点,美国的医护人员普遍觉得非常沮丧,有些人甚至怀疑,这个国家是否已经忘记了他们。

“每当下班,我总是很绝望,我处在一个危险的地方。”菲尼克斯Valleywise健康医疗中心的穆尔塔扎·阿克特医生说,他每天开车回家,总能看到很多人聚在一起,杂货店里的顾客也没戴口罩。

路上不戴口罩的行人

“社区几乎抛弃了我们,到处是关于口罩无用的假新闻,我们得不到社会的支持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菲尼克斯ICU医生说,“很多医护人员非常沮丧和崩溃,又担心自己感染,一部分人已经打电话请病假,或找各种办法,缩短工作时长。”

杰夫·康普这天就做了逃兵。他本该去Valleywise健康医疗中心承担一名主治医生的责任,但他请了假,去跑了步,然后带着怀孕的妻子去做了超声波检查。

“我无时不刻都觉得非常悲伤和沮丧。我希望那些挤进酒吧和漂浮在河上的人,能看到我在医院看到的一切。如果他们能看到悲伤,看到忧虑,就知道疫情不是夸张,而是现实。”康普说。

迈阿密杰克逊纪念医院的ICU主任戴维·德拉塞尔达说:“我就住在海滩附近,每天都能看到海滩上开派对的盛况。”

7月4日美国独立日当天,密歇根州数百名狂欢者身着泳装,在钻石湖开派对,多名参与者事后确诊新冠病毒。

美国独立日当天,密歇根州数百名狂欢者身着泳装开派对

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卡卢萨,一群学生甚至组织了“新冠派对”,比赛谁先感染病毒。

“这太疯狂了,再过几周情况会更糟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一直在努力保持平静,但这会持续多久?”阿克特说,他们原以为能很快战胜新冠疫情,可是民众的自私任性,真让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。

阿克特怎么也想不通,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相信新冠疫情非常糟糕,“如果他们的母亲患病,哪怕不是新冠,就是普通阑尾炎,如果没有病床,他们会怎么办?我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”

“有时我想晃醒这些年轻人,大声说‘伙计们,醒醒’。”拉伊希望人们戴上口罩,与其他人保持安全距离,她眼看着感染新冠的年轻人数量猛增。

各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呼吁大家戴上口罩

口罩令让她失去60个客户

亚利桑那州是疫情期间*后关闭的州,却是*早重新开放的州。早在4月20日,亚利桑那州围绕口罩的文化战争就成为了全美新闻。

当时,在州议会大厦的一场抗议活动中,一名愤怒的示威者手持美国国旗,与一位名叫劳伦·利安德的医生对峙。

愤怒的示威者手持美国国旗,与医生对峙

示威人士认为,戴口罩应该由个人决定,而不是由政府强令,这种强烈的自由主义观点,在亚利桑那州乃至所有共和党执政的红州深入人心。

在1918-19年的西班牙流感疫情期间,亚利桑那州共有2750人死于流感,该州也曾发布过一项全州范围的强制口罩令,但只持续了四天。

在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,萨洛玛·施罗德的面包店屡获殊荣,但她现在和医护人员一样感到沮丧。

在马里科帕县实施强制口罩令的头几天,施罗德试图委婉地提醒那些没有戴口罩的顾客。

萨洛玛·施罗德的面包店

“人们说,天哪,这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。”施罗德说,“我们只好在外面挂个牌子,告诉大家进入时必须戴口罩。第一天,我数到有60辆车停了下来,然后掉头开走。我不得不做一个决定,是失去60个客户,还是保护好自己。”

施罗德*终决定,不再让员工就口罩问题与顾客对质。

“人们因为新冠变得紧张,很容易情绪失控,如果某个顾客脾气暴烈,身上又有枪,保不准他会向我开枪,我不能让我的员工充当执法者,所以我们选择什么都不说。”施罗德说。

可是随着全州重新关闭,施罗德的面包房可能再也开不下去了。

另一家商店里,77岁的朱莉在空闲时间制作口罩

疲惫的医护和绝望的商家,都盼着疫情早日结束,可没有民众的配合,这只是痴心妄想。

州长市长治安官互相开撕

剧烈反弹的疫情,让红州不得不向蓝州靠拢,包括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州长在内,至少有25个州出台了强制口罩令。

然而,当党派之争在全国层面消除,却又出现在本州之内。

佐治亚州的共和党州长布莱恩·肯普起诉了亚特兰大的民主党市长,他诉称亚特兰大市长凯沙·兰斯·布托姆斯超越了职权,禁止亚特兰大市强制执行口罩令。

然而布托姆斯针锋相对,发公开信说亚特兰大的强制口罩令仍然有效。

“截至今天,已经有3104名佐治亚人死亡,106000人确诊,我和我的家人也是新冠确诊人群中的一员。如果挽救亚特兰大的生命就要被州政府起诉,那么我们法庭见。”布托姆斯说。

截至周四,佐治亚州已确认感染131000多例,死亡3100多例,84%的医院床位已满。

医院将新冠患者移至别家医院救治

而在俄亥俄州,争议发生在州长与县治安官之间。

在州长迈克·德威恩发布强制口罩令后,该州巴特勒县治安官理查德·琼斯说,俄亥俄州人讨厌政府告诉他们该怎么做,他不会执行德威恩的任务,“我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,其中绝不包括当口罩警察。”

亚利桑那州皮纳尔县治安官马克·兰姆,此前因为抗拒州长居家隔离令上了全国新闻头条,并因此在6月13日接到**电话,要求他在现场见证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。

亚利桑那州一家医疗中心中,单日的新冠患者名单

兰姆飞抵华盛顿后,却被确诊了新冠肺炎……现在,他仍然拒绝执行州长的强制口罩令。

全美各地,都有支持强制口罩令的地方官员遭到诉讼,都有执法***拒绝执行强制口罩令,各地都发生了烧毁面罩和抗议活动……

另一边,ICU病床早已满员

目前为止,美国*一致的全国范围的强制口罩令都来自企业,比如Costco、沃尔玛、百思买和克罗格,为了避免再次关门,纷纷出台了口罩强制令,因为企业有权拒绝为不戴口罩的客户提供服务。

全世界最任性的公民

许多美国流行病学家、病毒学家和心理学家都认为,美国之所以无法阻止疫情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忽视了人类相对于病毒的基本优势:沟通、合作和妥协。

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杰弗里·沙曼说:“抗疫取得成功的国家,是那些真正具有政治和公众意愿的国家。”

新西兰奥塔哥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迈克尔·贝克博士说,疫情爆发前,许多西方国家都没有戴口罩的传统,也对这种做法的有效性产生过怀疑,但是没有哪个国家的公民对戴口罩采取了如此任性的态度。

亚利桑那州的餐厅外,顾客喝了两小时酒

令贝克博士尤为震惊的是,美国*高领导人非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督促人们戴上口罩,甚至有时似乎还在故意贬低戴口罩的行为。

“这个想法就是要通过感染周围的人,来发表自己的政治主张,在我看来**骇人听闻,我想大多数人也会这么想。为什么要这么做?您为什么鼓励这种行为?”贝克说,反对口罩的建议非常危险,因为即使感染病例达到创纪录水平,美国人也正在急于重启经济。

“不赞成使用口罩,同时又鼓励人们重返工作岗位,这似乎是一个可怕的矛盾。因为,实际上,大规模使用口罩是帮助一个国家恢复工作的*佳工具之一,而且它既便宜又有效。”贝克说,“你们这样做,只是在为美国自己制造一场**风暴。”

亚利桑那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波尔尼玛·马蒂瓦南认为,唯一的出路可能是减少危害,出台一种具有弹性的口罩令。 ‍

减少危害,是一种医学防控策略,比如无法劝阻艾滋病人的性行为,至少让他们使用安全套进行安全的性行为,无法劝阻艾滋病人吸毒,至少不让他们交换针头吸毒,这种防控策略承认风险水平因人和环境的不同而不同。

针对新冠疫情,减少危害的方案,包括说服人们在*危险的情况下戴口罩,比如拥挤的空间,但在人们可以保持安全距离的地方,比如公园,则抗疫放松这些指导。

佐治亚大学教授格伦·诺瓦克博士,过去曾在CDC负责媒体关系和传播,他建议CDC在建议美国人戴面罩时改变策略,不要将戴口罩标榜为一种保护他人安全的方式。

“CDC应该强调,如果你戴上口罩,你就可以自由行事。”

分裂,让美国陷入战而不胜的泥潭,美国想要战胜疫情,需要各界团结,世界同样需要团结,因为处于分裂对抗中的人类,永远不可能战胜新冠疫情。

网店托管

www.vptor.cn
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西港发展中心5幢5楼
服务热线:18157168787
邮箱:798707152@qq.com
联合创始人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8157168787